文章分享

Article Sharing

當救人與過勞陷入兩難...醫師爭納《勞基法》是求救訊號:誰來救我們的命?

時間剛過午夜,沉睡中的詹智鈞聽見手機另一端的這句話,立刻起身準備出門。詹智鈞是屏東基督教醫院神經內科主任,這一天正好輪到他待命(on call);而他遇上的,是神經內科經常要處理的緊急狀況:急診出現中風病患,必須由醫師在「黃金3小時」內施打血栓溶解劑。

家住高雄的詹智鈞接到通知當下,只剩1小時完成任務。他驚險地在最後一刻抵達醫院、完成注射,但詹智鈞的任務還沒結束;直到凌晨3點,確定病患無異常出血,他才能回家休息,再過5個小時,全新的工作日又將開始。

智鈞另一個身分,是屏東基督教醫院企業工會理事長,他堅定主張將所有受雇醫師納入《勞動基準法》。」「我認為醫師也是勞工,工作時間不能毫無限制,否則對醫師或病患都不是好事。」

「過勞醫護人員無法提供病患妥善照護」,這項簡明有力的論述,在2015年獲得總統參選人蔡英文認同。2016年6月,時任衛福部長林奏延首度宣示,受雇醫師將於20年之前納入《勞基法》;2017年11月,衛福部長陳時中也在立法院備詢時承諾,受雇醫師在2019年納入《勞基法》的政策目標不變。

依目前衛福部與勞動部協商內容,醫師若適用《勞基法》,將被列為84條之一,由勞雇雙方約定工時的特殊行業,具體工時可望比照衛福部2017年公布、參考美國制度的《住院醫師勞動權益與工作時間指引》,每周工時不超過80小時(4周320小時)、連續工時不得超過28小時。

明年入法?
病人與工時,如何權衡

然而,這項政策,已激起了同等巨大的反彈聲浪。

「醫師行業有獨特性質,政府將醫師納入《勞基法》,絕對不能重蹈『一例一休』規畫不夠周延的覆轍,否則恐怕會危及民眾性命,民意極力反彈可以預期。」前台灣大學醫學院院長、台大醫學院內科特聘講座教授陳定信表達憂慮。

曾任衛生署副署長、現為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副院長鄭守夏也認為,「除了醫師的意見,政府也應該思考縮減工時會不會影響醫療服務提供、損及民眾就醫權利。

持續性、緊急性、不確定性
醫師工作三項特性與工時限制衝突

陳定信口中的「醫師行業獨特性質」。「醫師工作特性具有持續性、緊急性、與夜間及假日仍須救護等特性⋯⋯醫師必須以病人臨床需要為主要考量,由於病人病情變化的不確定性,每位病人的醫療需求難以預測,因此,醫師工作時間必須具有很大的彈性。」這段全國公私立醫學校院院長會議的共同聲明,明確指出醫師工作有「持續性」、「緊急性」、「不確定性」三項獨特性質。

那麼,納入《勞基法》限制工時,與醫師職業特性間,會產生哪些衝突,導致陳定信與鄭守夏預測的嚴重後果?

「醫師普遍擔心限制工時以後,醫療行為被迫中斷的狀況。」這是台大健康政策與管理研究所教授楊銘欽,接受衛福部委託進行「醫師納入《勞基法》對於醫療服務提供及民眾就醫影響評估計畫」,深度訪談數十位資深主治醫師以後,其中一項發現。

楊銘欽解釋,納入《勞基法》以後,雖不至於發生「刀開到一半,醫師準時下班走人」的荒謬現象,但對於需要較長時間的複雜手術,確實可能產生影響。例如有醫師反映,「假設現在下午3點,下一台刀預計要開8到10個小時,而且還不一定能準時開完,難道要病人等明天再開嗎?」

百家樂技巧

回上一頁

合作伙伴

Best Partner